封面圖.png


經濟增速放緩、美聯儲貨幣緊縮、烏東軍事沖突……宏觀經濟和貨幣政策還沒復習完,投資者又要開始惡補世界戰爭史。

短期的股價總是邊際定價,漲跌由邊際最樂觀和最悲觀的人所決定,情緒的擺錘永遠測不準,不安圍繞左右。

01 因為看見,所以相信


因為看見,所以相信,這是人的本能反應。

十九世紀,法國當地報紙是這樣描述拿破侖進攻巴黎的:

第一個消息,“來自科西嘉的怪物在儒安港登陸?!?/section>
第二個消息,“不可明說的吃人魔王向格臘斯逼近?!?/section>
第三個消息,“卑鄙無恥的竊國大盜進入格爾勒諾布爾?!?/section>
第四個消息,“拿破侖·波拿巴占領里昂?!?/section>
第五個消息,“拿破侖將軍接近楓丹白露?!?/section>
第六個消息,“至高無上的皇帝陛下于今日抵達自己忠實的巴黎?!?/section>


這樣戲劇性的轉折隨處可見。

不同區間內,權益基金的收益回撤表現差異很大。同一區間內,不同基金的持有體驗也大不相同。因此,分布在各個時間軸上、各個基金上的基民,悲歡并不相通,會給出截然不同的評價。

一旦缺乏對于盈虧根源的了解,投資決策就容易建立在眼前所見之上——綠則心如火焚,紅則心醉神迷。

霍華德·馬克斯稱之為投資的“第一層思維”——單純地對表面現象作出反應。

上漲時跑步入場,下跌時興趣寥寥,賺錢效應和虧錢效應成為資金流動的催化劑。

伴隨今年的A股調整,權益市場情緒降至冰點,陷入“兩頭冷”的境地?;鸸具@頭,新發熱情驟減,2月僅有25只股混基金新發,甚至低于2018年熊市的月均數量?;襁@頭,認購意愿消退,單只基金規模僅有3.9億元,爆款基金銷聲匿跡。

股混基金新發規模.png
數據來源:wind,朱雀基金整理,數據區間2001/9至2022/2

當下真的是一個糟糕的投資時點嗎?

02 偉大的投資始于不安


市場中資產價格反映的是市場參與者的預期。但這個預期并不僅僅包含投資者對于企業盈利周期的判斷,更疊加了情緒周期。

這導致市場的鐘擺始終在極致的悲觀與樂觀之間搖擺。硬幣的反面,是極高的波動率,來回收割那些無法控制自己情緒的投資者;硬幣的正面,是從來不缺少機會,但機會永遠留給那些理解周期、足夠耐心的投資者。

當股價下跌時,第一層次思維的投資者想的是,“市場在下跌,大家都不看好未來的市場走勢,我們應該賣出手中的股票和基金”。

霍華德告誡他們,你不能做與別人同樣的事,卻奢求得到更好的結果。

如果我們進一步思考呢?經歷下跌,當前股價是否已經充分反應了市場的悲觀預期?既然不看好的投資者正在不斷賣出,多空力量是否會產生反轉?要知道,現在的空頭即是未來的多頭。

如果說第一層思維是一種單維度的線性思維,第二層思維則是基于多個角度的辯證思維,在這類人眼里,預測未來并不是得到單一事實,而是基于概率分布的數學問題。

回到目前的市場,截至2月底,今年以來3421只股票下跌,占比7成以上。新能源、軍工等前期熱門板塊,年初以來的跌幅均在10%以上,一定程度上消化了高估值。

目前,A股總體估值分位數已經來到20%左右的低位,意味著股票的性價比已經很高。

股債利差走勢.png
數據來源:Wind,朱雀基金整理,數據區間:2012/2/24至2022/2/28, 股債利差=1/萬得全A(除金融、石油石化)指數市盈率-十年期國債收益率

“萬人迷”的好公司往往已經被充分認知,估值高企,很少有低價買入的機會。相反,那些高性價比的投資機會,總是涌現于不安之中。

2013年,光伏行業產能嚴重過剩,歐美“雙反”雪上加霜,龍頭企業無錫尚德宣告破產重整,整個行業來到生死存亡的絕境。

與此同時,行業的深度整合真正來臨。大浪淘沙,勝者為王,存活下來的企業開始跟隨行業復蘇。

2018年,史上最嚴厲光伏政策落地,光伏行業陷入“控規模、降補貼”的困境。如今看來,正是531新政推動了行業由“政策驅動”向“市場驅動”過渡,促使企業降本增效。

那些敢于創新、深入研發,從而引領技術路線變革的企業開啟了一個嶄新的時代,與之共同成長的投資者也分享了時代的阿爾法。

03 做出相反決策的勇氣


偉大的投資都始于不安,危險的投資都始于狂熱。然而左側布局、越跌越買并不簡單。這意味著,你需要避開人多的地方,知道其他人犯錯的原因,還要擁有做出相反決策的勇氣。

勇氣從何而來?對于趨勢投資者,來自于對市場周期變換的敏感,對于價值投資者,則來自于對于個股的深入研究。

成功的擇時者在A股中是少數。以公募基金為例,清華大學的《2021年中國公募基金研究報告》分析發現,近5年(2016-2020年),分別有49%和21%的在職和離職的基金經理具有顯著的選股能力,但僅有12%和11%的在職和離職的基金經理具有顯著的擇時能力。

而且,魚與熊掌不可兼得。報告發現,基金經理的選股和擇時能力呈現出負相關關系,即基金經理的選股能力越強,其擇時能力越弱,而擇時能力越強的基金經理,選股能力越弱。

相比擇時受情緒波動、資金博弈等短期指標影響,選股則專注于公司的長期價值判斷,包括企業所處行業的競爭格局、核心競爭力、企業家精神等,這些筑成了企業長期價值的護城河,并非一朝一夕就會改變。

如果說擇時是滑雪場上的空中轉體1980加抓板,需要極強的天賦,那么選股則更像是珠峰攀登者,日拱一卒,堅韌不拔。

透過現象探究本質,跳出桎梏。選擇適合自身的投資策略,一以貫之。也許這才是投資的正道。
圖片
注:本文件非基金宣傳推介材料,僅作為本公司旗下基金的客戶服務事項之一。
本文件所提供之任何信息僅供閱讀者參考,既不構成未來本公司管理之基金進行投資決策之必然依據,亦不構成對閱讀者或投資者的任何實質性投資建議或承諾。本公司并不保證本文件所載文字及數據的準確性及完整性,也不對因此導致的任何第三方投資后果承擔法律責任?;鹩酗L險,投資需謹慎。
本文所載的意見僅為本文出具日的觀點和判斷,在不同時期,朱雀基金可能會發出與本文所載不一致的意見。未經朱雀基金書面許可,任何機構和個人不得以任何形式轉發、翻版、復制、刊登、發表或引用本文的全部或任何部分。